·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多彩播报  新闻  评论  专题  策划  宽频  名博  社区  权威发布  社情民意  文化  教育  旅游  公益  健康  娱乐  图片  企业  工业  电商  黔茶  金融  汽车  国内国际
您当前的位置 :西部开发报 > 周刊专栏专刊 正文  
谁把乡村少年推向了“江湖”
2015-08-13 14:13  来源: 多彩贵州网-西部开发报 作者:  编辑: 吴静秋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话题回放】 底层乡校孩子今天的日常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博士后李涛通过两个半月的田野调查,披露了诸多严酷事实,微观揭秘了乡村底层孩子们所不为外人知的日常“江湖”。比如,寄宿制学校已成为诞生少年帮派的土壤;参加帮派的学生从被人欺负到欺负别人;师徒制、亲戚制、情侣制等非正式群体如春笋般不断创生。报告内容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微言网语为农村孩子未来发展担忧

  网友“高献宇Shin”:变革中的中国,有无数亟待破解的命题。浓缩到一个寄宿学校,也是纵横交错,让人理不清,解不开。

  网友“月光照见路人甲”:家庭的割裂使孩子无法从心理成熟的父母与家长那学到处事方法,以后的社会可以想象。

  网友“蛙之我见”:农村学生从小寄宿,远离父母,情感缺失严重,现在实难管理。

  网友“大话星哥”:兄弟帮30年前学校就有,只不过现在农村并校后,住宿的学生多了,更明显了,更扩散了。

  网友“Crosser”:老家的孩子基本上上完初中都辍学了,一个个都成了小混混,挺无奈的。 网友“我亦飘零久”:从小寄宿到现在,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自己生活还算独立,思想也挺独立。或许社会大环境变了,总之,都有利弊吧。

  专家观点农村寄宿学生心理健康亟待重视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宋振韶:从家庭来看,父母需要多投入一些时间,去陪伴孩子,有很多种途径可以给他关爱;作为学校,我认为学校应该多创造儿童或者青少年社会交往的机会,还有情感的教育,这两方面都很重要,这样学校和家庭的调整会有利于弥补发展性需要不足可能带来的一些情绪的问题、行为的问题,人际交往的问题。要对这些孩子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尊重,家庭和学校再给予相应的补偿性帮助,这对乡村、城镇儿童的未来也是有帮助的。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段成荣:社会各界多年来为留守儿童做了诸如帮扶、送温暖等诸多工作。但是,想妈妈是24小时的,怎能是一年送一桶油两袋米可以解决的?帮扶工作要做,但要解决问题,我们必须先跳出农村。从国家的全局来看,我们正在努力实现现代化和城镇化,但是新型城镇化究竟“新”在哪儿,仍需要我们思考。如果还是过去那种传统的、粗放的、低质量的城镇化,那留守儿童的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政策要帮助老百姓由农村向城镇完整意义上的迁移。 山西省政协委员赵永红:现在农村的寄宿制学校越来越多,孩子缺乏亲情沟通,容易出现孤僻、自卑、脆弱、敏感等心理缺陷。除了自理能力差外,孩子到了寄宿制学校更多是心理上的不适应。本该享受亲情的年龄却独自入学,易出现缺乏安全感和自信心的现象,也有的孩子难以融入集体,不愿与别人交流沟通。要提高对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重视程度,一二年级的学生尽量不要寄宿,有条件的地方要每校设立一名专职心理教师,开设心理健康教育课程。

  媒体关注乡村少年“江湖”帮派化乃社会责任缺失《中国青年报》:健康社会不应让孩子走入“江湖”

  相似的命运遭际,共同的心理诉求,以及外部干预、慰藉的缺失,催生了孩子们之间的“抱团取暖”,成为乡村少年“江湖”不断复制、扩散和发展的深厚土壤。也正因此,只想着以简单粗暴方式打破这种日益固化的格局,显然并不容易。只要客观的情势没有得到改变,只要孩子们的成长烦恼不能得到对症纾解,就不可能彻底清除少年“江湖”。根本之计还在于尽快改变城乡分割的社会现状,让孩子们都能在父母身边成长,让家庭教育不再缺失。《华商报》:乡村少年不该被放逐

  一度被社会遗忘的乡村少年,正在以另一种不正常的姿态,开始吸引社会的关注。倘若所有的关注只停留在关注层面,那么他们的问题,将不是农村的问题,亦非少年的问题,而是农村衰败、留守儿童、青少年叛逆等多个问题叠加催化出来的整个中国社会的问题。因为,一个没有被社会放置在良善环境里的青春,是难以向社会回报一个善的果实的。社会的干预与改良,必须当机立断地跟上。年轻人经常被认为是社会自身健康与幸福的指标,乡间的少年不该被放逐。《新华每日电讯》:底层少年“帮派化”背后显农村问题

  乡村底层少年的帮派化,其实是乡村在传统秩序瓦解后而呈现出原子化社会特征的一个缩影,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农村社会对于组织的需要。家庭功能虽然不能完全被其他的社会组织所代替,但在当前情况下,健全的社会组织将能够有效规避农村家庭功能缺失可能带来的弊端。对于这个群体的关注,源自学者的田野调查其实也仅仅是为外界打开了一扇窗。乡村底层少年帮派化问题,不应该被孤立看待。解决农村的种种问题,需要呼唤起人们对底层的更多关注与帮扶。(本报综合报道)

作者:  编辑: 吴静秋  
返回首页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图解】互联网发展的昨天与今天
【图解】“互联网+”下贵州生活大扫描
【图解】在贵州,当你的生活遇到互联网+
【图解】养老金并轨后 这些事你得知道
【专题】2015贵州好网民征集
【图解】新农合大病保险费用申报
【图解】绿色城市 我的自然家园
【专题】二十佳乡镇党委书记展播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